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穿成菟丝花女主的姐姐(下)全文阅读

穿成菟丝花女主的姐姐(下)

时间:2019-08-17 21:09 作者:暗香漂浮 标签: 校园 穿书 甜文 女配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第62章 苏家父母的思想,和普天之下很多父母都是一样的。 认为我生了你、养了你,你就该听我的若是没有苏溪安从中搅局,父母对待二人又截然不同的态度,说不定原主和他们还能吵吵闹闹的一起生活下去。 无非是求同存异罢了。 但人最怕的就是对比,苏溪安的存

第62章 

  苏家父母的思想,和普天之下很多父母都是一样的。

  认为我生了你、养了你,你就该听我的——若是没有苏溪安从中搅局,父母对待二人又截然不同的态度,说不定原主和他们还能吵吵闹闹的一起生活下去。

  无非是求同存异罢了。

  但……人最怕的就是对比,苏溪安的存在就像是一根刺,时时刻刻的提醒着原主,一日复一日,小小的不平累计成怨恨,进一步的撕裂彼此的感情。

  直到有一日,忍不可忍,便是爆发的时刻。

  苏溪尧摸着心脏的位置,正在‘扑通扑通’的跳动着,她秀眉微蹩:“之前既然已经断了,那就断干净,过年期间,我回去也是徒增尴尬,没有必要。”

  “尧尧!”

  苏母低低的叫了一声,咬着牙:“就算不要我们了,那你N_ai N_ai 呢?N_ai N_ai 也不要了??”

  苏溪尧愣了愣,才从原主的记忆里找到了这位老人的存在。

  苏父不是家里的独子,上面还有一个哥哥,下面有一个妹妹,但只有他一个人读了大学,在市区找了份工作,还东拼西凑的买了套二手房,其余的几位都在市区下面的县城里定居着。

  苏家N_ai N_ai 今年六十多岁了,身子骨还硬朗,不服老,也不愿意呆在城市里,就自个儿在乡下的老房子里住着,养了几只J_i、又种了一点小菜,没事就和隔壁家的N_ai N_ai 一起搓麻将,小日子过的有滋有味的。

  这位老人心地善良,对苏溪尧极好,原主对这位N_ai N_ai 有着很深的依赖。光是现在想想,苏溪尧就觉得心底深处流露出一股暖流……要过去吗?

  “我考虑一下。”

  话毕,她挂断了电话,坐在沙发上发起呆来。不远处,唐宁齐正在剪窗纸,他的手极为灵活,咔嚓几下,就会剪出一个漂亮的福字,看来……对春节很期待啊?

  苏溪尧:“……”

  怎么办?说不出口。

  “怎么了?尧尧。”唐宁齐注意到这边,主动开口道。

  “那个……过年,我好像要回N_ai N_ai 家一趟。”少女搂紧怀中的抱枕,小心翼翼的瞅了他一眼,在少年突然变得落寞下的眼神里,声音变得越来越小。

  “那我怎么办?”他问。

  苏溪尧:“……”

  她怎么知道?

  唐宁齐是孤儿,没有父母,每年的春节都是自己一个人过的,今年多了一个苏溪尧,连往日无趣的节日,也变得多姿多彩起来。身为一个体贴的男朋友,这会儿他本该大方的将人放出去,可……他舍不得。

  “尧尧,别走好不好?”少年眨巴着眼,可怜兮兮的盯着她。

  苏溪尧猛地撇头,这丫的玩美男计?谁顶得住啊!

  “别再丢下我一个人。”

  这完全是他下意识脱口而出的话,可说完后,他自己都愣住了……‘再丢下’?他曾经被‘丢下’过吗?真奇怪。少年抬眸看向远方,面色隐晦不定。

  最近一段时间,他的力气突然变大了很多,偶尔也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比如此时。

  少女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浅浅的嫩绿色将她包裹在其中,而自己……绯红色的雾气,将他完完全全的笼罩着,如果照镜子,他会发现自己就像是行走的云朵,偶尔红色的雾气还会调皮的跳到少女身上,亲昵的蹭着她的面颊。

  唐宁齐:“……”科学的世界观日益崩塌。

  就目前为止,除了他和苏溪尧以外,还未看到有人和他们一样。这是不是说明……他们两个人天生的一对?少年想着,忍不住露出要给微笑。

  苏溪尧咬着唇,左右为难:“要不然……你和我一起去过年??”

  唐宁齐:“!!!!”

  这话一出口,少女就有些后悔了,她赶紧的摆摆手:“不不不!不行!你要是过去,我们两个人恐怕得被一家人轮番进行思想教育。”想想就可怕。

  “那要不然…我过去,但是不露面,可以吗?”

  少年说话时,满眼的希翼,像是一只求抱抱的小N_ai 狗。苏溪尧心中一软:“好吧。”

  “好。”

  两个人一起回老家的事算是定下了,唐宁齐将茶几上的剪纸等东西收起来,又打开冰箱,瞄了一眼道:“今晚我们吃大餐,不然放久了食材都坏了。”

  虽然决定去见苏家N_ai N_ai ,但是苏溪尧可不想和苏父苏母们一起去,干脆的拿出手机,定了明天的票,打算先走人。

  晚餐是唐宁齐和苏溪尧一起完成的。

  经过了这么长一段时间,苏溪尧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各种青菜傻傻分不清楚的她了,厨艺不行,但是打下手还是OK的,两个人的感情本来就是互相付出,这样才能长久稳定。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的样子?

  苏溪尧嘴角抽了抽,双手捂脸,无助、幼小又可怜。她只是不想欠唐宁齐太多啊!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唐宁齐:微笑。

  是夜。

  简约舒适的房间内,少年双眸紧闭,额头上渗出了点点汗珠。他觉得自己应该在梦中,可梦境……能如此的真实吗?手臂上传来尖锐的痛感,猩红的血液顺着指尖滴到土地里。

  他炸了眨眼,发现周围的树木都格外的高大。

  不!应该说自己变矮了。

  身后传来噪杂的说话声,絮絮叨叨的,身体下意识的躲避起来,他犹豫片刻,手脚并用的爬了起来,藏入了茂密的树冠中,这里应该是安全的吧?

  想法刚刚落地,身侧就传来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嗓音。

  “你是……唐宁齐?哇!你怎么变得那么小了,好可爱。”少女的身体是透明的,像是幽灵一样的蹭到他的面前,“不亏是我暗恋的人,就算脏兮兮的一样迷人。”

  她的声音是如此的大,可不远处的人像是没有听到一样,毫无反应。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