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小说 > 物色全文阅读

物色

时间:2022-07-27 14:43 作者:时镜 标签: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作为猎头圈响当当的一号人物,林蔻蔻在为公司效命四年后,竟惨遭开除。   离职当天,她就发誓——   去你妈的理想,去你妈的热血,你爸爸我要再当一天猎头就是狗!   林蔻蔻决定去学佛。   学佛好啊,当条咸鱼,摒弃世俗**,获得内心平静。   

第1章 林蔻蔻

  “一份最新的《猎头圈》杂志,谢谢。”

  繁华的街心十字路口旁是一座小小的报亭,各色报纸杂志摆得满满当当,缩在里面看新闻的售货员抬起头来,就看见一张被□□镜遮住大半的脸。

  下颌尖尖,皮肤细白。

  尽管戴着墨镜,也能透过那薄薄的茶色镜片,看见里面精致清透的一双眼。

  林蔻蔻一个小时前刚下飞机,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只穿了一身宽松的白色运动装,自然微卷的长发垂落到肩头,站立在上海繁华的街头,置身于打扮时髦的人群,难免显得过于悠闲,以至于有些格格不入。

  浑身上下没一件首饰。

  只有右手细瘦的手腕上,松松挂着一串十二颗的奇楠香佛珠。

  比起那些有大牌明星作为封面所以被摆在最外面的,《猎头圈》这种行业专业类的杂志,只能放在报亭无人问津的右侧角落,售货员都起身来找了片刻,才将其递到她手中。

  一册定价22块。

  林蔻蔻扫码付账。

  旁边走过来两个穿西装的男人,站在报亭前面要了一份《财经周刊》,就骂骂咧咧地聊上了。

  “当初忽悠我们买股票牛皮吹得震天响,才买没半年已经跌得妈不认。恒裕这种烂公司,就他妈应该挖个坑赶紧埋了!”

  “别说了,我也套在里面呢。”

  “他们十点钟还有发布会要开,说有重大决定要宣布!”

  “不是吧,开什么玩笑?管理层都乱成一锅粥,开过两场发布会了,开一次股价跌停一次,现在还开,嫌股价不够低吗?不行,我得赶紧把恒裕的股票都抛了,等十点他们开完发布会,天知道还剩几毛!”

  ……

  恒裕是一家科技公司,主要研发智能家电,刚上市时红红火火,算得上是北京中关村一员新贵。然而两年过去,公司管理混乱,产品发售也并未获得预期的市场反馈,恒裕股价一跌再跌,股民们自然怨声载道。

  现在他们还要开发布会?

  不用想都知道,不可能有什么好消息。按以往的经验来看,大概率还要出一轮新的昏招,让股价再跌一波!

  ——就算是一名失了智的韭菜都能判断:趁发布会还没开,赶紧在十点前把股票卖了,才能避免更大的损失!

  然而,林蔻蔻站边上听完对话,忽地抬眸透过茶色的镜片打量了二人一眼,竟然道:“别急着抛。”

  那两人都愣了一下:“什么?”

  林蔻蔻淡淡道:“会后悔的。”

  “后悔?”其中一个人差点笑出声,简直觉得她有病,“都跌成这样了,不抛我才要后悔呢,你懂炒股吗?”

  林蔻蔻心想,炒股她是不太懂。

  不过跟路人也没什么好争的。

  她并不辩驳,只是笑笑,低着头付完账,便把那本《猎头圈》杂志往胳膊下一卷,到路边招手打了辆车离去。

  六分钟后,恒裕科技发布会召开。

  老总吴敏开口宣布的第一件事,便震惊了全场没提,并随着时事新闻推送传遍全网——

  恒裕科技将更换CEO!

  隐退已久的前富豪榜知名企业家周信荣宣布重出江湖,加盟恒裕!

  “卧槽,真的假的?”

  看见手机上的新闻推送时,报亭变那两人齐齐瞪圆眼睛,优美的C语言直接从嘴里喷了出来。

  “周信荣不都出家好几年了?!”

  “恒裕竟然有本事说动周信荣,把他从庙里挖出来,这算是抓住救命稻草了啊,早知道我昨天就不把股票卖掉了!”同一时间,某大厦高层一间宽敞的办公室里,歧路猎头的合伙人孙克诚盯着电视屏幕上的发布会画面,悔恨不已,只是看着看着,忽然道,“等等,老裴,周信荣之前在哪个庙出家来着?”

  裴恕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玩纸牌。

  作为这家猎头公司的另一位合伙人,他看上去比孙克诚要年轻很多,轮廓清冷,深灰色的瞳孔本是静谧,却因那过于优越的眉骨而显出两分出鞘刀一样的锋利。手指漂亮而修长,从纸牌间穿梭而过,没有因为孙克诚的话停顿片刻。

  他甚至连头都没抬:“清泉寺。”

  孙克诚一听,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这座寺庙,最近在我们圈子里,存在感是不是有点太高?”

  这是第几次了?

  清泉寺地处北省,因为距离国内某几所高校很近,文化底蕴厚实,这些年来成了各类对生活失去念想的高材生、创业失败的企业家或者一些离退休高管避世出家的首选之地。

  然而——

  八个月前,因研究佛学入迷放弃工作、在清泉寺出家的某互联网技术大牛,忽然宣布还俗创业,涉足共享经济领域,轻轻松松就拿了上亿的天使轮投资;

  六个月前,清北多名在清泉寺修行的高材生还俗,被航天研究院聘为高级工程师,投身国家航天工业建设;

  三个月前,新闻报道,清泉寺出家僧人数量锐减,禅修班大量学员退学,疑因僧人想去隔壁道观当道士引发寺内纠纷;

  ……

  现在又来个周信荣?

  孙克诚回想一番,顿觉喉头哽了口血:“偶尔有人还俗也就罢了,可这他妈三天两头地有人出来,简直成了高级人才输送中心。怎么,这年头和尚庙都要跟咱们抢饭碗了?”

  裴恕眼皮都懒得撩一下:“可能是这两年经济形势不好,庙里日子也不好过。”

  孙克诚无语:“你还能再敷衍一点吗?”

  裴恕挑眉:“不然你想怎么聊?”

  孙克诚走了回来,坐在他右手边,试探着开口:“你觉不觉得,这风格有点眼熟?”

  裴恕搭在纸牌上的食指忽然停住。

  孙克诚观察他表情,难免心跳加剧,壮着胆子续道:“恒裕要更换掌舵人,几个月前曾找过各大猎头公司帮他们物色人选,但现在这个周信荣,却不是我们任何一家的手笔。走别人不会走的路,挖别人想不到的人,危机关头挽狂澜,保密工作还做得如此到位,没有任何人提前听到风声……”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