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言小说 > 东宫有福全文阅读

东宫有福

时间:2022-06-23 22:28 作者:假面的盛宴 标签: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福儿本是尚食局的宫女,谁知被挑去东宫给太子当司寝宫女,人人都说她飞上枝头,谁知叛王夺了位,太子也成了废太子。侥幸不死,两人被流放陪都,在福儿的鼓励下,跌入低谷的废太子开启了另一条全然崭新的路。   本文文笔细腻,剧情精彩,几个配角形象立体,

第1章 

  福儿被选为司寝宫女的消息,顷刻传遍了六局二十四司。

  知道这消息时,福儿正在御膳房试汤。

  是一锅清炖鸡。

  择两年以上的母鸡,剁块洗净,下锅焯水后,用温水冲洗一遍,放入瓦罐中用小火炖煮。

  不放其他佐料,只放姜和葱,用文火慢慢炖,炖够一个时辰后,放些泡发的干菌子,继续再炖煮半个时辰,出锅时放些盐。

  用白瓷碗舀上一碗,汤色清亮,上面漂浮着淡黄色的鸡油,闻起来香气扑鼻,让人不禁口涎泛滥。

  不管是色、香、味,都符合王御厨做清炖鸡的标准。

  福儿刚给自己盛了一碗尝尝,谁知却听到这个消息,手中的汤匙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汤碗倒是没打,被她稳稳当当地放在案板上。这让旁边等着看戏的人们不禁松了口气。

  “等师傅回来跟他说一声,我有事先走了。”

  福儿扯掉围腰,急急走了。

  旁边一个小太监低低地应了声,等她走后,就张罗着要把灶台上的炖鸡连锅带鸡端走。

  几个小太监围了上来。

  “小豆子,你藏什么,咱们瞅着鸡做好才把消息告诉福儿姐姐,不就是想分一碗食,上次福儿姐姐炖的鸡分了我小半碗,香得能吞掉舌头,快别藏了,咱们一起分吃了。”

  “就是就是。”

  小豆子双拳难敌四手,最终那一锅鸡还是被人抢走了。

  他急得满头大汗:“这鸡是炖给王爷爷的,你们多少留点,留点,快别吃光了……”

  眼见几个小太监根本不理他,舀汤的舀汤,嚼鸡的嚼鸡,小豆子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也不说了,忙拿碗上前去抢鸡吃。

  还算这群小子知道堵他的嘴,给他留了个大鸡腿。小豆子被鸡腿烫得嘴直咧咧,不忘在心里直叹好吃。

  吃得满嘴流油的他这时才反应过来,方才福儿姐姐似乎有些不高兴。

  被选去给太子殿下当司寝宫女,等于是飞上枝头了,旁人求都求不到,她为何不高兴?

  .

  福儿当然不高兴。

  说白了,这司寝宫女就是宫里的皇子成人后,用来引导其知晓人事的。

  宫里有规矩,皇子们初次溢精,尚宫局当为其安排司寝宫女。

  以太子的年纪,早过了初精的年岁,但黎皇后只这么一个儿子,对其寄予厚望,管教甚严,怕其沉迷女色坏了身子,甚至还专门发过话,若是发现有哪个宫女胆敢私下勾引太子,一律杖毙。

  也因此,明明太子今年已十七,身份尊贵又生得俊,却没有一个宫女胆敢做出爬床的事。

  未来的太子妃是在太子十五那年定下的,乃首辅谢家的嫡女,据说生得国色天香,温恭淑雅,颇有太子妃仪范。

  本来太子去年就该大婚,偏不巧逢上谢家有丧,如今女方丧满出孝,婚期定在今年十月。

  早在上个月,福儿就听说宫里要为太子挑选司寝宫女,六局二十四司的一众宫女私底下快打破头。

  她完全是当热闹在看,万万没想到这热闹竟会砸在自己身上!

  此时的福儿五内俱焚,心焦如在火上炙烤,脚下扑腾得也就快,哪里还记得什么宫廷礼仪。

  不过她入宫十多年,规矩早已深入骨髓,即使走得很快,也没犯了‘不准在宫里疾奔’的宫规。

  “瞧瞧这是谁,这不是我们的福儿?”

  阴阳怪气的女声,福儿抬眼就看见站在宫道那头的宫女淑月。

  福儿和淑月都是元丰二年入宫的宫女,却天生性格相冲。

  两人打从第一次见面就不对眼,淑月惯是个喜欢掐尖儿的,偏偏福儿打小不吃亏,你爱掐尖是你的事,但你掐尖掐到我头上那对不起。

  两人同一批进宫,同在训导司受训,还被分到同一间屋子,那叫一个针尖对麦芒。

  一直到出训导司后,福儿被分去尚食局,淑月被分到尚服局,两人才算消停下来。

  不过并没有完,平时淑月碰见福儿,有事没事总喜欢找她麻烦,偏偏福儿性格泼辣,嘴利又敢动手,两人斗了这么多年,淑月就没占过上风。

  但她并没有因此气馁,反而越战越勇,平时看见福儿就喜欢刺她两句,让福儿甚为头疼。

  此时的淑月嫉妒得眼睛没怄出血来,满身酸气。

  福儿见她气成这样,这会儿也不急了,反而笑了。

  “既然知道是你姑奶奶,那就好狗别挡道。”

  淑月尖着嗓子道:“你是谁姑奶奶?你这个嘴臭的死丫头!瞧瞧你,面如圆盘,胖如白豕,凭什么被选去侍候太子殿下?王尚食也是瞎了眼才会挑中你!”

  福儿摸摸自己的小圆脸。

  她这是胖?

  好吧,和羸弱纤瘦的淑月相比,她确实是胖了些。

  时下女子以纤白薄瘦为美,这种病弱之美本是起源江南一代,渐渐流传至京城,以至于许多好出身的姑娘家,明明能吃饱,却偏偏把自己饿得单薄纤瘦,看起来病殃殃的,在福儿眼里这就是有病。

  偏偏宫里出了个甄贵妃,乃纤瘦娇弱之典范,深受元丰帝宠爱,让许多年轻宫女争相效仿,期待有朝一日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也能当上娘娘。

  此事也致使宫里的审美分化为两个流派,一种是传统流派,还一种则是推崇瘦弱为美。

  淑月便推崇瘦弱为美,也不知什么时候起,本就不胖的她把自己饿得更是纤瘦单薄,说话做事有气无力,一副病弱娇柔之态。

  这也就罢,她还总是嘲讽福儿胖、蠢钝,似乎福儿不把自己搞得像她那样病殃殃的就是罪过。

  “那也比你好看,瞧你面无二两肉,风一吹就跑,一身骨头,也不怕吓着人。”福儿挑眉道。

  淑月变色道:“你摸过了,你说我全是骨头?”

  “我还用摸?我看一眼就知道了,你敢脱了衣裳照照镜子,数一数你胸前的骨头?”

  提起这数骨头,又扯上另一桩旧事,总之淑月被气得脸色铁青,又面现不甘愤恨之色,狠狠地瞪了福儿饱满的胸部一眼。

  也不知想到什么,她冷笑一声道:“别看你现在猖狂,等你进了东宫,咱们再慢慢算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