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言小说 > 意外和敌国太子有了崽崽后全文阅读

意外和敌国太子有了崽崽后

时间:2022-07-30 11:52 作者:若兰之华 标签: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江国与隋国是世仇,双方摩擦多年,交战不断。一次意外,江国太子江蕴被心腹暗算,滚落崖下,被野心勃勃的隋国太子隋衡捡到了。为了解毒,两人被迫发生关系。向来洁身自爱的隋衡,对这意外捡到的美人情有独钟,便将人带回隋都,当外室养。多年后,两国再次交战

第1章 流觞1

  朱红的宫殿连绵迭起,日光透过绘有回旋流云纹的蚕丝帘,落在水榭内青年温润侧颜上。

  青年着浅色鹤纹广衣,席坐案后,肌肤白净如瓷,眉目隽秀若画,浓密纤长的睫包裹着一对莹润乌眸,轻柔垂落,于挺秀鼻梁上投下两片月牙状的浅浅阴影。乌发则以玉带束成一把,紧贴着那柔软的绸质锦衣,沿肩颈,一路直垂至腰际。

  松姿鹤仪,风致楚楚。

  水榭外欢腾声不断,青年却充耳不闻,垂眸,专注阅着手中书卷。

  “殿下。”

  谋士公孙羊、范周联袂入水榭。

  公孙羊笑道:“今日流觞宴,各国名士公卿都在大显身手,殿下便不去瞧瞧么?”

  帘后坐的,正是德名遍天下,门下招揽门客无数的江国太子江蕴。亦是声名享誉江南诸国的“南国四公子”之一。

  此番来到陈国,是受陈国国主之邀,参加一年一度的流觞宴。

  这是江南六国的盛事,参宴者皆是六国公卿名士与贵族子弟,主要目的就是借着切磋六艺的名头,联络江南六国的感情,以便诸国勠力同心、共同抵抗北方日益强大的隋国。

  江蕴对这类出风头的事素来没兴趣,淡淡摇了下头。

  公孙羊和范周暗道可惜。

  “南国四公子”,分别是以“容”闻名的卫国世子卫筠,以“乐”闻名的洛国世子洛凤君,以“文”闻名的陈国公子陈麒,和以“德”闻名的江国太子江蕴。

  江南六国,其余五国都是江国下属国。

  “四公子”由各国名士共同推举出,虽然排名不分前后,但和其他三个或以容貌、或以音乐才能、文章才能而取胜的三公子,自家殿下这个“德”字,多少显得有些虚无缥缈。好像除了品德之外,没有其他能拿得出手的才能一般。

  身为一位忠诚的谋士,公孙羊很是替自家殿下意难平。

  因他知晓,除了广为人知的美好品德,自家殿下的容仪、文采,甚至是音乐才能,都丝毫不输另外那三公子。

  只因殿下低调,别人太高调,从不在流觞宴这等重大集会上出风头,才只被评了一个不温不火的“德”字!

  甚至有不明内情的好事者,背地里宣称殿下这个“德公子”的名头只是诸国名士不好直接拂江国这个宗主国的脸,勉强添进来凑数的。四公子真要论实力,还是要看容、乐、文三位公子。

  尤其是乐公子洛凤君与文公子陈麒,如果说美貌得益于上天眷顾,带了运气的成分,那绝妙的乐技与精妙的文章,可都是需要下真功夫,花费十年甚至是数十年功夫辛苦钻研的,绝非靠“品德”这样的虚名能换来。

  两相对比,显得殿下这个“德公子”更像添来凑数的了!

  “乐类比试第一名,洛国世子洛凤君!”

  随着一声传报,水榭外再度传来欢呼声。

  流觞宴按照君子六艺,共设六类比赛项目,洛凤君能拔得“乐类”头筹,可以说是毫无悬念的事。

  只是洛凤君为人清高孤傲,又贵为洛国世子,平日这些贵族公卿们想听他弹上一曲,比登天还难,所以即使早知道结果,宾客们亦十分激动沸腾。

  唯公孙羊悄悄与范周咕哝了句:“这曲《梧桐引》,我倒觉得殿下弹得更好。”

  玉台上,洛凤君一袭白衣,抱着琴傲然起身,目光漫不经意的扫过四周。除了乐技,他的容貌也十分出众,众人的吹捧与追逐于他而言已是如吃饭喝水般司空见惯的事,他并不放在心上,甚至懒得拿正眼瞧他们,他目光径直落在那唯一垂着帘幕的水榭上,浅笑问:“凤君这一曲,不知殿下以为如何?”

  流觞宴点评官由诸国名士组成,江蕴作为宗主国太子,又与洛凤君并列四公子,按理并不在点评官之列,洛凤君这么贸然一发问,立刻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引来江蕴所在的水榭上。

  蚕丝帘幕低垂,众人只能从外面看到一个模糊影子。

  脾气火爆的公孙羊先皱起眉,殿下乃宗主国太子,身份高贵,区区一个下属国的公子,竟敢如此当众冒犯殿下,简直无礼至极。

  第二个皱起眉的是江蕴。

  他已经尽力避免卷入这些无聊的争斗,没想到还是被人强拖进去。

  这洛凤君盛名在外,在江南诸国中的声望很高,作为一位有品德的储君,他又不能不理会。

  公孙羊待要呵斥,被江蕴抬手止住。

  江蕴放下书卷,隔着幕帘简洁答道:“洛世子这一曲,令孤耳目一清,如闻仙乐,魁首二字,当之无愧。”

  江蕴精通乐理,方才洛凤君弹奏时,自然也听了全程的《梧桐引》,从专业的角度来讲,洛凤君弹得确实无可挑剔,甚至远胜当世许多年逾古稀的乐曲大家。

  能得宗主国太子如此评价,自是美事一桩。

  看台上的众人立刻又一番称赞吹捧,朝洛凤君道贺,甚至有人提议将此事当做一桩美谈属文记载下来。

  不料洛凤君并不动,反而依旧注目着那水榭外悬的蚕丝帘幕,道:“久闻殿下也精通音律,乃乐中高手,十一岁时便凭一曲《凤求凰》名动江都,今日恰逢盛筵,殿下可肯屈尊与凤君比试一番?”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一则,江蕴乃宗主国太子,洛凤君一再挑衅,实属以下犯上。

  二则,长久以来,江蕴在流觞宴上几乎都是透明人一般的存在,因为体弱、喜静、“并无特别突出的才能”,这位殿下几乎全程都待在挂有挡风帘幕的水榭中,从不参加任何比试活动,也鲜少在人前露面。

  据说就算是其门下宾客,见过这位太子真正容貌的,也没有几个人。

  因为这事儿,甚至有传言称,这位太子是因为貌丑羞于见人,才不敢露出真容,只能靠所谓的品德来服人,博一个礼贤下士的名声。

  关于这位太子从不肯在流觞宴展示才艺之事,众人也是揣测不一。

  有人说这位太子是真的与世无争,行事低调,不愿抢了下属国的风头,也有人说这位太子是因资质平庸,根本没有拿得出的才艺,怕输了比赛,被下属国碾压,索性直接“藏拙”,维护宗主国颜面。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