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科幻小说 > 我是一棵树[洪荒]全文阅读

我是一棵树[洪荒]

时间:2022-07-27 09:23 作者:玉食锦衣 标签: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在万物有灵的洪荒做一棵树是什么感受?被巨人踩了一脚,颤抖着叶片的希榕表示:今天你踩我头上,明天我长你坟上!结果一时气话成了真,她眼见那巨人开天地、撑天地,再到身化万物,而她最终落在了对方的坟头上,唯一的问题是,那个巨人的名字叫盘古,坟头乃是

第1章 

  一片寂静的混沌中,这里空洞荒芜的什么也没有,上无天,下无地。唯有虚空中那灰蒙蒙的气息充斥其间。

  一株幼苗静静的立于这灰蒙蒙的虚空之中,根部有少许土壤托着它,虽不过一捧之数,却黑得深沉,让人看了无端就有一种沉甸甸之感。

  而这小苗细细瘦瘦的一根,连叶子都只有可怜巴巴的一片,不过颜色新绿,少一分则清淡,多一分则浓艳,这般却是正正好,犹如初春的嫩芽,让人见了就欢喜。

  其叶尖分泌出一滴晶莹的水珠,水珠越来愈大,滴落在了根部的泥土上。

  滴答!

  寂静的虚空传来清脆的响声,接着黑土和小苗之间几缕七彩流光闪过,分外奇异。

  然而事实上,那一滴水珠实则是小苗的泪水。

  小苗……准确来说应该是希榕正在痛哭出声。

  她错了,她真的错了,她单知道通宵加班容易猝死,但也没人跟她说通宵加班途中摸鱼打游戏竟然会被卡游戏里啊!

  早知如此,她哪可能为了碎银几两和那狗比上司虚与委蛇?直接在他说要加班的时候上去就是一记工人爷爷的铁拳了!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她好像被困在游戏里了。

  希榕泪水涟涟的往周围‘看了看’,努力的想要打起精神查探自己现在到底怎么回事,结果突然想到自己现在连眼睛都没有了。顿时又是汪的一声哭成狗。

  她只能再次看向面前的游戏面板。

  那是一个半透明的光屏,其上的画面正是一个无穷尽的灰蒙虚空,中间有一小苗悬浮,随着她意识的动作,这画面也在转动,方便希榕三百六十度的感受自己此刻的新身体。一颗瘦巴巴的,在菜市场冒充豆芽菜人家都嫌弃少只有一片干瘪叶片的小树苗。

  这就是她加班摸鱼玩的游戏里,说是玩也不尽然,因为这是一款纯粹的放置游戏,基本没啥操作键,玩法就是把这游戏面板放在桌面上,眼看游戏内日升日落,草长莺飞,小小的榕树苗长成参天大树。

  不过这游戏还是有些趣味性的。

  榕树有气生根的特性,可以从长好的树枝上生出粗壮如树枝的气根,这气根往下长,顶端钻入地后和其他根须一样可以为榕树吸取养分和水分。

  垂落的气根多能让榕树吸取更多养分,长得更大,而同时榕树枝繁叶茂,树冠覆盖越大,垂落的气根也越多。古老巨大的榕树覆盖面积甚至能有上千平方米之多,远远看去,这些气根或粗或细,好似树木一般。

  这一奇景被称为独木成林。

  大概是参考了这一特性,所以当游戏内的榕树长大到一定程度,就可以解锁地图特殊地点进行催生,榕树会长出气生根钻入地下,紧接着选中的地点会冒出榕树小苗。

  这些地点都很有特色,有丛林有花海,有海底深处,有火山岩浆。每一个动态背景都美得如诗如画。

  所以为了解锁全部地点,希榕这段时间有空就会打开游戏安置在桌面上,等新的幼苗长大,好让她再次解锁新地图。

  结果她万万没想到,只是这样平常的举动,却让她落到了现在这可怕的境地。

  她竟然变成了游戏里的榕树苗!

  虽然她每年都和沙雕网友们一起叫嚣着让国家把植树节定为法定节假日,好让他们这些社畜为了世界的绿化出一份力。但……好吧,她承认,她忏悔,她就只是想偷懒不上班而已!

  她真的没有那么高尚的情操为了绿化事业直接变成一棵树啊!

  而且变树就变树,她也不在乎满头绿了,可……可好歹给她一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吧?

  希榕悲愤的看着周围灰蒙蒙的一片。

  【额滴个老天爷啊,这到底是哪啊?!有没有人啊,有就吱一声啊喂!】

  “吱!”

  有人……不对,好像不是人?!

  希榕一个激灵,顿时‘看’过去,因为她现在是三百六十度的视角,所以毫不费力的就看见了远处的一抹黑影,在一片灰雾中那一抹黑影很是显眼。

  来这里这么久,她在这虚空真是什么都没看见,这死寂虚无的连空间和时间的概念都仿佛消失了,待久了怕不是要疯?

  然而她听到动静有多激动,待看清那靠近的黑影后就有多惊愕。

  那吱吱叫唤的自然不是人,只见其踏着虚空缓缓走来,状似老鼠的脑袋,老牛的身形,外加三条蛇一般的尾巴,不仅长相凶恶恐怖,体型更是庞大到犹如山岳一般!

  若不是希榕现在视角变化,寻常人怕是要仰断脖子才能看清这怪物的全貌!

  【卧槽!那个……那个我是叫人,不是叫你啊!你老哪位啊?姓甚名谁啊?今年高寿啊?】

  希榕吓了一跳,语无伦次道。

  但她这声音不过是心中发声,那怪物显然听不到,她随后又下意识的想躲,但一棵树连腿都没有,又能跑到哪去?

  她只能强自镇定,想着自己这么点点大,都不够这怪物塞牙缝的,人家应该不会注意她吧?毕竟她这样都不够炒一盘菜的,莫慌,莫慌。

  起先也确实如此,那怪物似乎并没有发现她,只是在虚空中慢慢走着,左看看右嗅嗅,但随着两方距离越来越近,那怪物似乎注意到了眼前的小树苗。它凑过来嗅了嗅,眼神顿时变得贪婪起来。甚至还馋得舔了舔嘴角!

  希榕:……你个子这么大却来吃她这屁大点的草,请问这合理吗?

  但希榕又能怎么办呢?她只能看着那怪物冲过来,对着她就是一爪子,可怜那怪物的爪尖都比她大的多!

  让她不由想要含泪高呼一声,杀草焉用牛刀啊!

  谁知凶恶的一爪过后,却是无事发生,希榕的叶片连点划痕都没有!

  怪物的攻击看似穷凶极恶,但落在小树苗上就仿佛刮痧推拿。

  希榕:???

  “吱吱吱!”

  那怪物仰头咆哮几声,凶狠的又是几爪子下去,却依然损伤不了小树苗一丝一毫。它本来不死心的还想继续,但就在这时,这片虚空竟是晃荡了一下,周围灰蒙蒙的雾气泛起古怪的波纹。远处更是传来一连串愤恨嘶吼的声音。

  “杀!”

  “你休想!”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