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悬疑小说 > 当我成为满阶屠皇的官配后全文阅读

当我成为满阶屠皇的官配后

时间:2022-06-23 20:54 作者:莓子兮 标签: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宜图26岁生日时,收到了一张诡异扑克牌。   一张红心Queen,端立在牌面上的王后勾起嫣红的薄唇,冲他微微一笑。   女人的头顶上明晃晃的写着他的名字,而这张牌的反面却清晰的记载着宜图所有的个人信息。   性别:男   年龄:26   能力等级:Q

第一卷 牌场一 村祭

 

 

第1章 

  一片遮蔽了落日余晖的小树林,在白雾的笼罩下显露出几分诡异的安静。

  零零散散又神色不一的男男女女,各揣心思的从小树林里走了出来,动作缓慢。

  隔着一层朦胧的雾气看去,宜图甚至产生了一种午夜梦游的感觉,那些人一前一后保持着绝对的距离,又方向一致的朝着同个终点走去。

  好似前面有什么东西在等待着他们。

  而贴着胸口处的东西发出微凉的寒意,宜图下意识的伸手摸到了脖子上的红色细绳,一张巴掌大小的卡牌被勾了出来。

  光滑而细腻的牌面上端立着一位身穿华丽礼服、头戴爱心红宝石王冠的女人,肤色白的几乎病态。

  这是……他在26岁生日那天收到的礼物,一张质感古怪的红心Queen。

  那晚与朋友们玩的很尽兴,以至于到了最后大家都喝的醉眼朦胧。

  第二天早上醒来,床头就摆着这么一张像是人皮做的卡牌。

  他并没有多想,只当是谁的独特收藏爱好,宜图将其随手扔进了书桌台的夹缝里。

  可很快这张牌又出现在他的公司里,薄薄的一张从办公文件里滑落,掉在地上。

  宜图脸色微变,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奇怪的事情,以至于引起了助理的注意:

  “需要帮忙么,宜总?”

  “不。”宜图快速反应道,“我没事,你出去忙吧。”

  助理点点头离开,并动作很轻的带上了门。

  而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内,宜图却怎么也捡不起来落在自己脚边的牌。

  明明是一个简单的动作,他却不得不全神贯注。

  这太奇怪了,说不出的发毛感。

  就好像在触碰一个危险的禁忌,他莫名的浑身颤栗。

  牌被拿动他站起来的刹那,强烈的眩晕感袭击而来。

  再次睁眼,他出现在这样一个陌生而诡异的地方。

  宜图心里一紧,捏着牌的手渗出了细汗。

  他皱着眉将牌翻到反面,一行行水墨般的白字在漆黑的牌面上浮现。

  姓名:宜图

  性别:男

  区域:中国区

  能力等级:Q

  配偶:黑桃King

  配偶?宜图愣了一下,往下看去还有两行奇怪的内容。

  joker积分:3000

  储物包:无(还是空空如也呢~)

  宜图忍不住蹙眉,陌生的词汇给了他很大的不安感。

  而牌面上的白字很快就淡退下去,一行刺眼的红色字出现在眼前。

  【红心皇后友情提醒您:即将进入游戏模式,请玩家做好准备……】

  这句话出现后的三秒,宜图看着自己捏住卡牌的指尖下溢出大量的鲜血,瞬间将牌面全部染红,而他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

  这样诡异甚至偏恐怖的游戏效果一出现,宜图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一只苍白纤细的手突兀的出现在牌的边缘,宜图心里微微一颤。

  牌正面的红心皇后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牌的反面,此时此刻正冲他淡淡一笑。

  【看哪,一张多么英俊又陌生的面孔!】

  【您作为我红心皇后第27任牌主的持有者,我将无条件服从您的命令与指示。】

  【亲爱的主人,我名为茱蒂丝。】

  【接下来即将为您开启本次游戏牌场数据分析面板,请您时刻关注玩家排名及系统提示消息!】

  就在宜图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红心皇后蓬松的裙摆逐渐变的透明,直至一块黑色的面板出现。

  【红心3牌场——村祭:

  牌场编号:239560

  牌场游戏难度:低

  玩家参与人数:11

  已进入玩家人数:11

  本次牌场存在时间:3天(已开启倒计时)

  本次牌场奖励积分:16500/11(目前玩家存活11人)

  本次牌场玩家排名:暂无(将于2小时后刷新)

  本次牌场强制完成任务:参与村祭(0/1)

  本次牌场可获得道具:(/)

  本次牌场逃生门牌状态:未刷新(完成牌场百分之八十剧情,更改刷新状态)

  侍从评估玩家存活率:34%

  (您的存活率是茱蒂丝评估以来最低的一次呢,请玩家认真游戏,努力存活哟~)】

  当宜图看到牌面上最后一句话时,他下意识的看向红心皇后。

  女人漂亮的眼睛早已笑成了弯月牙,一把不知从哪里摸来的羽毛扇,遮住了她姣好的容颜。

  进入游戏的第一天,他好像就被自己的侍从嫌弃了,宜图心情有些微妙。

  他将身份牌收进衣服口袋,现在他的身上除了这张牌,其他东西都没能带进来。

  宜图心里始终没有踏实感,还是先找到那剩下的十个参与玩家再说。

  走出小树林,景象开始变的清晰起来。

  远处被群山揽入怀中小村庄显得宁静而安逸,只是少了几分烟火气息。

  一条几米宽不知多长的河流隔绝了通往村庄的道路,天黑的很快,刚刚还看见半个太阳挂山头,稍稍一错眼,就彻底落了下去。

  现在只剩下大河上的一艘破旧的木船,煤油灯点燃了一小片亮堂。

  也许是人的本能驱使,朝着光的所在聚拢,大致分成了两波。

  一波人靠的很近,男女老幼皆有,拖家带口,身上背着提着的都是瓜果蔬菜,穿着朴素。

  他们是大河后面那座小山村里的村民,正等着坐船过河回家。

  宜图看了看对面的小山村,由于天色暗了,其实看不到具体的,只是感觉少了什么。

  而另一波人数很少,服装穿着正常,很明显都是本次的游戏玩家。

  他们的站位零零散散,两三人抱团,或有一人落单,低声的在交流些什么。

  宜图大致看了一眼,十一个人只差了他一个。

  “这是最后一个玩家了么?”戴着金丝框眼镜的男人问道。

  “应该是了,都等半天了都,妈的,这温度有点感人啊,冻的脑壳疼。”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