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修真小说 > 那个替身回来了全文阅读

那个替身回来了

时间:2022-05-23 19:28 作者:写离声 标签: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凡人少女冷嫣幼时被仙界第一剑修所救,收为入室弟子,十年后,景仰倾慕的师尊亲手将她的元神凌迟,躯壳给“白月光”师妹借尸还魂,她才知道自己只是替身和容器。她侥幸留下一缕神魂,卧薪尝胆三百年,终于重回故地,剑指仇人。   本文呈现了一个少女从懵懂

第1章 

  死的前一天,冷嫣又做了那个梦。

  灰色的天地,灰色的飘雪,灰雪像尘埃把万物落上厚厚一层灰,灰下的衰草也是灰的。

  灰色雪地上站着许多灰的人,大人穿着污浊的灰衣裳,带着灰扑扑的孩子,孩子们探出灰色小脸,睁大灰蒙蒙的眼睛,盯着屠场里的羊。

  只有羊是白的,那么白,那么洁净,像是一朵过路的白云飘过来,不小心跌落在灰色的大地上。

  孩子们在笑,只有冷嫣在哭。

  那是冷嫣的羊,她一日日割着灰色的青草、灰色的衰草,把小小的羔羊喂得肥肥壮壮,洁白漂亮。

  于是到了年关,她的羊被牵进了屠场。

  她的手心火辣辣地痛,她扯着羊脖子上的麻绳套不肯放手。

  娘拍了她一巴掌,笑骂:“傻丫头,养大羊不是为了吃肉么?剥下皮卖了,扯花布给你做衣裳……”

  爹打她手:“乖些!一会儿分你块肉,再闹连羊杂也没你的份!”

  冷嫣摇着头,她不吃自己的羊。

  她力气小,拗不过他们。绳子还是从手里拽了去,在她手心搓掉一层皮。

  羊回头朝她叫,叫起来像人在哭。

  冷嫣也坐在地上哭。

  忽然一阵天旋地转,她惊觉被绑的不是羊,是自己。

  冰雪浸湿衣裤,冷得刺骨。

  她着急地喊娘,却不见娘的身影,四周只有许多灰影子,一重又一重。

  隐隐约约的声音飘过来,忽远忽近,如同鬼魅。

  “不是爹娘狠心,留着你,全家都得死……”

  “早些去投胎,托生到个富贵人家,好过跟着我们吃苦……”

  “养大了你,该是报答爹娘的时候了,嫣儿是个孝顺孩子……”

  一把尖刀探了过来,冰冷的刀锋几乎贴到了她皮肉上。

  冷嫣不顾一切地大叫:“娘救我!”

  可喉间发出的竟是羊的哀叫。

  上苍却仿佛听见了她的恳求,就在刀锋即将划破她咽喉的时候,一道光劈开了灰蒙蒙的混沌人间。

  那是一把剑,也是一个人,剑如裁冰,人如玉琢,白衣不染纤尘,整个人仿佛笼罩在光里。

  凡人畏之敬之、顶礼膜拜的妖神,在他剑下分成两半,如烂泥瘫倒在地。

  来人只是轻描淡写地抖了抖剑上浓稠漆黑的污血,还剑入鞘。

  他的剑意萧瑟,剑气凛冽,神色却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他温柔地向她伸出手:“师父带你回家。”

  那便是冷嫣初见谢爻的雪夜。

  ……

  一声清越的凤鸣将冷嫣从梦中唤醒。

  她睁开双眼,晨曦已把山房染得金红一片,耳畔流水松涛中夹杂着一声声清瑟般的雏凤之鸣。

  山房内温暖如春,山房外山容鸟语,晴光明媚,山川草木的充溢灵气扑面而来。

  心跳慢慢平复。

  这是重玄门中峰,招摇宫,她已在这里住了十年。

  自师尊将她带来灵界时,她便斩断了尘缘,下界一切都抛诸身后,她很少想起往事,爹娘憔悴苍老的面容也已经模糊在了记忆里。

  她并不怎么怨恨他们,人被逼到了绝路,为了自己活下去,易子而食也是寻常。

  若非如此,她也不会遇上来下界除妖的玄渊仙君谢爻,被他救下,跟着他来到清微界,又拜入九大宗门之一的重玄,更成为当世大能谢爻唯一的入室弟子。

  可梦见那些往事终究不是什么愉快的事,冷嫣抬手想要掖去额上冷汗,冷不丁左肩传来一阵钻心蚀骨的疼痛。

  她将中衣褪下肩头一看,昨夜被棘蛇毒牙撕裂的伤口皮肉翻卷,缭绕着黑紫之气,比昨夜刚回来时又狰狞了几分。

  凡人之躯终究太脆弱,虽然十年来师尊不知用了多少灵丹妙药给她调理身体,她依旧比一般修士孱弱许多。

  普通外伤还罢了,可棘蛇毒牙撕裂的伤口不能自愈,若不及时治疗,会不断溃烂,直到毒入心脉时,便是神仙也难救。

  冷嫣从未受过这么重的伤,但比起疼,她更怕师尊知道。

  师尊待她最是温柔,犯了再大的错,他也只是令她闭门思过一两日,惟独有一件事——他不许她受伤。

  即便只是蹭破一块油皮,也会惹得他不悦。

  因着怕她受伤,师父不让她练剑,只教她一些炼气、锻体的法门。

  冷嫣看着伤口,就这一眨眼的功夫,黑紫之气似乎更浓郁了。

  明日师尊就要出关,她必须在那之前想办法医治。

  为今之计只有去求小师叔,他最是好说话,从小就疼她,往日不小心受了伤,她不敢叫师父知道,总是悄悄去找小师叔医治,他总是帮她一起瞒着师尊。

  打定了主意,冷嫣坐起身,正蹑手蹑脚地披衣起床,床前木屏风外突然传来个清冽的声音:“总算醒了?”

  那声音依旧温和,如甘泉一般沁人心脾,可此时在冷嫣听来无异于她的丧铃。

  冷嫣蓦地僵住:“……师尊怎么提前出关了?”

  谢爻绕过屏风向床前走来,一袭苍青色半旧道袍微微泛白,像是竹叶染了银霜,他身上也有一股霜雪的气息,让人顷刻之间仿若置身初雪的竹林中,不由自主放轻呼吸。

  谢爻走到床前,身影遮住窗外斜斜照进来的晨曦:“怎么受的伤?”

  “徒儿没有受伤……”冷嫣心虚,矢口否认,下意识拨了拨头发,用披散的发丝遮住左肩。

  这只是欲盖弥彰,谢爻的目光掠过她肩头,又回到她脸上。

  他神色未变,冷嫣却直觉他生气了。他喜怒从不形于色,冷嫣却能察知他最细微的情绪,就像鸟雀在冰雪未消时察觉冬去春来一样自然,若是喜怒哀乐全被另一个人牵动,这便是最容易的事。

  上次师尊这么生气,还是在她十岁那年。

  她偷偷跟着师兄师姐学驾云,却不慎从云头跌落下来跌折了手臂,脸也让山石划出一条长长的血口子。

  师父问她原由,她不愿供出师兄师姐。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