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修真小说 > 在鬼怪文里当县令的日子全文阅读

在鬼怪文里当县令的日子

时间:2022-06-06 09:44 作者:大世界 标签: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此文科举和灵异相结合,主角宋延年,从源山得奇遇开始修道,他在古代科举求学举业路上遭遇各种灵异事件:村子水鬼找替,巨龟沉船,神像进门,棺木奇缘,黄鼠狼嫁女等。故事类似小单元剧的展开,情感真挚,文中流淌着种善意得善果,恶有恶报的思想。   作者

第1章 

  元狩八年,陈留郡,乐亭县,小源村。

  九月初秋时节,天空一碧如洗,大大的太阳晒着这偏僻的小山村,树上的蝉还在拼命的唱着。

  村头溪陵江边的大树下,宋家小儿宋延年正蹲在地上,看着江上鱼鳞似的微波,无声的叹了口气。

  蹲的累了,就随意的躺在一个大石头上,两眼放空的发着呆。

  来到这个年代已经有四个年头了,他今年也已经四岁,经历过被生出来时,除了手脚能动以外的惊慌,不论说啥都是呜哇呜哇的乱哭,现在四岁的宋延年自觉已经长大成人,除了吃喝玩乐,是时候该思考一些高深的问题了。

  例如,该如何给他这辈子这贫穷的家,创造点财富,不说多,起码得奔个小康吧。

  想来又想去,宋延年也没想出啥好主意,只觉得脑袋瓜子更疼了。

  \"这劣质的孟婆汤!\"宋延年低啐。

  没错,他还保留着一些上辈子的记忆,但不多,例如他上辈子是谁,是做啥的,他一概不记得了。

  但他偏偏记得上辈子的生活没有这么艰苦。

  说起他这辈子的家,老宋家,那是真的穷啊。

  当然在宋延年看来,不单单是他家穷,整个村子就没有富的。

  他还记得他被他爹抱出来四处走动溜达,第一次看到村子全貌时的震惊。

  这世界上,还有这么穷的地方!

  入目皆是黄泥烂草堆砌的矮房,偶尔点缀其中的几栋木楼,就算是村里的大户了。

  高楼呢?大厦呢?那拥堵的让人骂街的交通呢?

  再不济也得有青砖绿瓦小农房啊!

  慢慢的,他觉得,他应该是不在原来的时代了。

  再多的,他也想不懂,思考多了脑壳会疼。

  心中再次埋怨了一下那质量不合格的孟婆汤。

  那些记忆除了让他烦心,没有更多的作用了。还不如没有呢,起码那样他可以当个无忧无虑的小屁孩。

  “年娃,一起来玩水呀?”远处河里的小伙伴们朝着岸上的宋延年喊到。

  “不要。”宋延年拒绝,想了想,好心的提醒。

  “你们最好也快些上来,小心挨揍,大人快来了。”

  “才不会。”其他小孩嘘他,“他们都在地里忙着呢。”

  不,他们快来了,我都听到脚步声了。宋延年的耳朵轻轻的动了动,在心里默默回到。

  说出来大家也不会相信他耳朵这么灵,当然,宋延年也不想说就是了,他可不想让别人觉得他和大家不一样。

  “年娃是个胆小鬼,他娘不让他下河玩水,他就不敢咯。让他玩泥巴去吧,我们自己玩!”

  “是啊是啊,年娃最听他娘的话了。”

  长得又黑又壮的大虎更是大声笑喊着,旁边几个小伙伴唯恐不乱的应和着。

  说笑间,大小几个孩子用力拍起河面,扑腾出更大的水花。

  很快又闹到一块去了。

  宋延年才不理会他们的挑衅,挪了挪坐的发烫的屁股,让另一边石头给他带来一丝冰凉的感觉。

  他爹娘确实宝贝自己,这也是有由头在里面的,他也能理解为何爹娘将他看得那么紧。

  说起来老宋家在村子里也算一个大户人家。

  当然,这里都大户并不是指他家有钱,而是字面上的意思,他家人口多。

  早几十年前光景不好,天老爷不赏饭吃,到处灾祸四起,从他太爷爷那辈起就到处迁徙逃荒,好不容易才在这偏僻的小源村里安定下来。

  小源村虽然偏僻,但它背山又靠水,气候宜人,只要勤劳,就饿不死自己。

  而经历了逃荒的太爷爷,最看重的就是不挨饿。

  逃荒到最后,一个人就能代表全家的太爷爷,后来的人生中最看重的就是开枝散叶,嘴里最常挂着的就是不能无后,不然就是对不起列祖列宗。

  在太爷爷的身心立行之下,开枝散叶已经成了老宋家的祖训了。

  所以不提他那一溜烟的叔公伯公,就是他家的叔叔伯伯,一对手掌也是数不完的。

  到了他这辈的兄弟姐妹,宋延年估摸着数了下,那该是有百多个了吧,而他是最小的一个。

  他爹宋四丰今年三十有二,别人在他这个年龄,都要做爷爷了。

  而他爹才得宋延年这么一个宝贝蛋。

  早些年宋四丰和妻子江氏成婚后,长达十年没有任何子息,江氏甚至都没怀上过。

  他是年年巴巴的瞅着别人家生娃。

  三年两个,下地的娃更像是见风长似的,个个好活皮实的紧,过个十几年,也许就能娃生娃了。

  眼看着他的大侄子家的娃都要生第三个了,而他这一儿半女还没影,宋四丰是急得常年嘴角燎泡。

  村东疯疯癫癫的张婆,神神叨叨的说宋四丰这是上辈子的业障,这辈子孤家寡人的命,他婆娘不说不好怀,就是怀上了也保不住。

  这话可把他爹气的半死,那面小孩们最爱爬的破墙,就是他爹那时候砸的。

  自那以后,他们宋四丰家就和张家结仇了。

  后来江氏怀上,不提她的欢喜,宋四丰更是恨不得喜大普奔。

  可惜不管怎么爱护,宋延年还是7月不足就被生下来了。

  刚生下来时,还没有小猫崽大。

  村里见过的人都摇头叹气,直说不好不好。

  宋四丰更是蹲在门口抽了一管又一管的旱烟。

  第二天就拎上家里的积蓄,跑去村东张婆那里,奉上一袋铜钱,伏低做小,良久捧回一张写了宋延年名字的纸条回来了。

  宋延年自己表示,他长现在这么大,可不是了这张婆给取的名字的原因。

  而是他爹娘精心饲养,熬的一个又一个夜晚才把他留住的。

  当然,他自己那么努力吃的每一口饭也是功劳颇大的。

  宋延年来得艰难,又是宋四丰仅有的孩子,宋家上下都对他多一分爱护。

  尤其是宋四丰和妻子江氏,平日里看得比眼珠子还要牢。

  \"延年,一个人坐在这干嘛呀,来,爹抱,这么热晒坏了怎么办。”

  听到熟悉的声音,宋延年一骨碌从石头上爬起来,兴奋的喊,“爹。”

------分隔线----------------------------